余栋臣传略 2016-02-29 11:44:35 0 0

余栋臣(1851—1912),蒙古族,咸丰元年农历八月十二生于龙水镇余家坝(西山北麓)。父熙源,务农。二叔三叔挖煤,人称二挖三挖。栋臣兄弟四人,二弟翠屏,三弟洪春,四弟海坪,除洪春务农外皆以挑炭为生。妻蒋氏,未育,传有干儿13 人,干女1 人。栋臣体魁梧,力过人,谙武术,性豪爽,富胆略,重义气。性嗜酒,不喜独饮,常呼朋聚饮。喜鸣不平,而不轻侮人,“抛文驾武”,名重乡里,人呼“余大哥”。    

嘉庆年间法系天主教传入龙水镇,光绪八年(1882)建立教堂。由于教会欺压民众,教民作恶,官府偏袒,民教纠纷迭起。民众忍无可忍,在“重庆教案”影响下,先后发生3 次打教堂和两次武装起义。栋臣参与第二第三次打教堂,并为首领。

光绪十六年第三次打教堂,官兵夺得迎神铜锣1 面,因锣背有“蒋赞臣”三字,通缉查办。栋臣慨然曰:“毁教堂者,余人也,赞臣何辜宁令独蒙其祸乎!”众尊栋臣为大哥,组织武装于六月二十三日攻占龙水,并发布檄文声讨洋教。是年冬川东道尹张华奎派桂天培领“绥远营”到县查办。冬月二十六日官兵围攻龙水镇,栋臣退守余家坝。十七年二月二十七,官军扫荡余家坝,义军溃散,栋臣潜伏西山。七月二十一余栋臣、余 翠屏于拾万遭官军伏击,义军战死40 多人,翠屏阵亡,海坪被俘。义军主力损失殆尽,第一次武装起义失败。栋臣遁匿合川,桂天培悬赏银5000 两缉拿栋臣。    

光绪二十一年,栋臣携妻蒋氏回余家坝闲居,以义军余财买田100 亩。二十四年发生“江北教案”,重庆主教杜昂借机强川东道捕栋臣归案。道尹任锡汾授计巴县知县王炽昌密捕。王收买大足人罗国藩、蒋礼堂,闰三月初一,蒋、张集众200 余人奔荣昌,沿途纷纷有人加入,队伍增至2000 余人。午夜得城内百姓协助越强入城。开监救出栋臣。次日晨用滑竿、爆竹迎栋臣北门出城,队伍浩荡,街巷沸腾。经三溪留住数日后返龙水。初四龙水民众设宴为栋臣洗冤。席间栋臣激愤泣言:捣毁教堂,非我私仇,乃众人公愤。为此我两弟一子(义子)被杀,有家难归。而教民犹嫌不足,欲置我死地而后快。若非公等仗义营救,此生不能复见矣。今日幸获一面,明朝官兵即至,栋臣死不足 惜,诚恐教民借事生波累及公等。言毕泣不成声,众亦泣。有人倡言:“事已至此,当再举,从死中求生。”众皆应。于是推栋臣为首,蒋赞臣、唐翠屏为副,张桂山为先锋,举行第二次武装起义,号称“义民军”,队伍很快上五六千人。义军纪律严明,栋臣执 法如山,斩违纪义军40 余人及义子罗平贵示众。    

五月十五日,栋臣派张桂山领兵去荣昌河包场天主堂,捉法人司铎华方济为人质。次日栋臣再次发布檄文,声讨洋人洋教罪恶。六月十六日发布第三次檄文,列数帝国主义侵华罪行,备述起义事因。六月底张桂山在铜梁三教场设伏击溃宋剿之重庆镇兵,声势大振。八月上旬,栋臣下令出兵打教,一路余邵文铜梁攻重庆,二路蒋赞臣攻安岳,三路唐翠屏攻永川、江津,四路张桂山攻合川。栋臣自领劲旅经铜梁入永川,扎营南门文昌宫。栋臣全师出击,震惊清廷。全川三十六州县响应,鄂、豫、云、贵等省亦有打出“余蛮子”旗号打教灭洋者。   

腊月初四之春进兵鱼口坳,炮轰玉龙场,初五转攻龙水,栋臣押华、黄2 司铎退守深山老营。当天黄用中和华芳济,乘隙潜逃。黄用中被捉杀,华芳济遇栋臣侄匿其姊家,得免一死。    

栋臣困守西山,降清之念复萌,求计华芳济。向王之春、周万顺等去信3 封。腊月初七周回信:释还华司铎,可保生命安全。初八上午,栋臣送华司铎下山,义军将士拦路不许,栋臣跪地恳求:“,某别无生路,唯释放洋人为挽救之计,请诸君谅我。”众始放行。   

十八日栋臣携眷下山就抚。栋臣交周万顺营看管。二十五年(1899)七月,栋臣逃跑被捉,上谕押解成都,“着永远牢固监禁”。 民国元年(1912)栋臣被释还大足,再次盘踞西山,谋反民国,张贴白纸布告,自称“大清将军”。端午日被川军一师周骏捕捉于西山朝阳寺。3 天后,杀害于永川县南门猪市坝,临刑神色自若。时年61 岁。

遗体被其义女抬回家余家坝安葬,其墓和起义遗址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,遗物尚存。解放后,其事迹被编为川剧上演和编写有电影剧本。当地至今卖炭不除皮,忌骂人“砍脑壳”,以示怀念。

评论
0 人参与
0 人回复
    400字
    分享到: